紫砂壶百科

广告

紫砂点将录

2013-02-09 01:51:13 本文行家:naizuiheshui

阳羡溪头,异哉泥石,富贵之土,五彩星弛。茗器之用,利茶助思,精魂所附,亦润亦滋。代有佳器,名工抟之,大匠之工,一丸千锱。名随器传,为世所知,是以为记,尚飨于斯!紫砂之为茗器,美之矣!而古今之大匠名工,工拙各逞,奇技异巧,皆领风骚。笔者痴迷于此有年,对此间人名典故,耳闻目阅,心仰神追,遂以华夏之习俗,于紫砂界之灿烂星河,取今古之最耀眼星宿,以自身之拙见,凑成天罡地支共一百零八之数,暗合施、罗二公水浒

阳羡溪头,异哉泥石,富贵之土,五彩星弛。
  茗器之用,利茶助思,精魂所附,亦润亦滋。
  代有佳器,名工抟之,大匠之工,一丸千锱。
  名随器传,为世所知,是以为记,尚飨于斯!
  紫砂之为茗器,美之矣!而古今之大匠名工,工拙各逞,奇技异巧,皆领风骚。笔者痴迷于此有年,对此间人名典故,耳闻目阅,心仰神追,遂以华夏之习俗,于紫砂界之灿烂星河,取今古之最耀眼星宿,以自身之拙见,凑成天罡地支共一百零八之数,暗合施、罗二公水浒将帅之名,曰“点将录”。此体例,先有清舒位之《乾嘉诗坛点将录》、《光宣诗坛点将录》等之先发,后有陈传席先生之《画坛点将录》之高标,小子此文,实为游戏文章,不惧目光浅薄,于此网络之上,搏广大同好一笑而已;
  或有诗云:
  等闲文章游戏事,砂壶艺坛戏话之。
  谁云作者痴行乐,紫瓯一缶论茗时。

紫砂界旧头领一员(不计于正将之内)  
托塔李天王晁盖 金砂寺僧

  传为明代制作紫砂高手,约成化弘治年间人,供春之师,生卒不详,佚其姓名。明•周高起《阳羡茗壶系•创始》曰:“金砂寺僧,久而逸其名矣。闻之陶家云:僧闲静有致,习与陶缸甕者处,搏其细土,加以徴练,捏筑为胎,规而圆之,刳使中空,踵传口、柄、盖、的,附陶穴烧成,人遂传用”,从上文可知,金砂僧的“砂壶”,很可能还不是纯粹的紫砂制品,而是陶土之细者,类似于精加工的细陶器。且与普通日用陶器共烧,缸釉灰氛不可避免,又因为没有固定的工具,所以如果还有传世,也应该是类似陶壶一类的作品,在工艺性上应该与近代紫砂有所区别。因其早而无考,声明远播,且为所知紫砂陶人之祖,故点为“紫砂界旧头领,托塔李天王晁盖”。
  图:明嘉靖圆壶


紫砂界总兵都头领二员
天魁星呼保义宋江   供春

  供春,也做龚春,明代正德、嘉靖年间制陶名手,生卒不详。供初为四川参政吴仕家童,随吴仕在金沙寺读书期间,偷学了金沙寺僧的制壶技术。明•周高起《阳羡茗壶系•正始》记载,他的制壶步骤为:“淘细土抟胚,茶匙穴中,指掠内外,指螺纹隐起可按,苔必累按,顾腹半尚现节腠,视以辨真”,细致的描述了供春做壶的步骤和鉴别方法。但是,周在文中也指出,供春的壶当时就出现了仿品(时大彬所仿),并且他还根据大彬的仿品刻款确认了供春(而不是龚春)的名字。供春壶历史记载的款式有:“树瘿”、“龙蛋”、“印方”等,存世品有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藏“树瘿壶”和香港茶具博物馆“六瓣圆囊壶”。但必须指出的是,由于供春壶历代皆有仿品(如黄玉麟和顾景舟都仿过),所以对于此存世二壶,理论界大都表示怀疑,并认为可以基本确定为后世名家仿品。也许,“供春”二字,在紫砂界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对作品的追问与考证了。因为他是最早成名的紫砂大家,且具有神一般的精神领袖意义,故点为“天魁星呼保义宋江”。
  图:供春款树瘿壶


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  时大彬
  明代嘉靖、崇祯间著名陶人,号少山,时鹏之子,生卒不详。大彬壶的特色,就是雅穆有威,精气充盈。他是紫砂历史上第一个全面改良和发展者,对泥料配置、制壶工艺、造型创新、落款刻绘方面都有开创性的贡献,并基本奠定了后世紫砂壶具的基本审美和工艺要求标准。他尝试调制泥料,开创小壶制作,试制各种新款,提高刻绘水准……可以说是一个全才。当今存世他的作品有两种风格,一种是以几件出土器为代表的大型壶品,泥质比较粗,型体硕大,部分有缸釉;一种是以几家博物馆藏品为代表的小壶作品,泥质细腻精纯,型体小巧,匣烧无釉泪。对两者的评判,学术界存在两种看法,一派根据同时期紫砂出土器特点,认为受工艺发展限制,出土器较可靠,而小壶类为后世(特别是民国上海部分专业仿手)仿制;另一派则认为大彬有后世之名,工艺水平应该不会停留在出土大壶的水平,而应该是在中年游历娄东后变法为细工小壶,所以精品多集中在此时期的小壶。本人多次近观了这几件藏品,窃认为泥料、工艺等差异确实很大,不似一个时期所为,故比较赞同前论。虽如此,时于紫砂之贡献,谁人可以盖之?以实绩论之,尤在供春之上,故点为“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”
  图:时大彬三足大壶


掌管机密军机二员
天机星智多星吴用  陈曼生

  陈鸿寿(1768-1882),字子恭,号曼生。陈作为乾嘉时期著名的书画家,“西泠八家”之一,工隶书,金石功力深厚。但提起“曼生”之名,最为世间人所重的,还是著名的“曼生壶”,是盛名千古的“曼生十八式”。他在紧临宜兴的溧阳县为官期间,与当时紫砂名手杨朋年兄妹、邵二泉等相识,“为之题其居曰阿曼陀室,并画十八壶式与之”。作为紫砂文人壶类的经典与集大成者:曼生壶铭文古雅,切题高格;曼生壶的题刻金石味足,字画超俗;曼生壶的造型取材丰富瑰丽,变化万端……放开最为人所称道的銘文刻绘,仅以造型的创新而言:上视寰宇,为“却月”、“横云”;下觅群芳,见“瓜型”、“葫芦”;至身村野,取“合斗”“井栏”;魂游几何,则“圆珠”、“方壶”;意会古物,得“镜瓦”、“天鸡”……噫!使紫砂之遇曼生,真不知曼生之幸,还是紫砂之幸!曼生壶存器尚可常见于各藏馆,而坊间仿品亦多见也,幸者以曼生之高格,亦仿者之畏途也。曼生以其天机妙手,于紫砂之功伟哉,故点为“天机星智多星吴用”。
  图:杨彭年制台笠壶


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  惠孟臣
  惠孟臣,生卒不详,传说为明天启、崇祯年间著名陶工,另一说为清代康熙、雍正年间人。对于他的具体生平,众说纷纭,甚至有人说君德、思亭都是他的名号,仅仅是晚年才自号“孟臣”。惠孟臣是朱泥一系的代表,很多归于他名下的朱泥壶作品小巧精美,泥色精纯,刻绘近乎唐贤风味。但是由于没有标准器传世,又因历代崇尚“孟臣壶”之名,历史上很多宜兴朱泥和潮汕壶的小品朱泥壶,皆以“孟臣”为号,甚至成为了此类小壶的代称。这些作品,泥、工、刻佳且美者有之,粗制滥造者亦不鲜见。故孟臣以朱泥一系之宗,名下佳作甚多,但竟只能在传说中艳传而已,故点为“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”。
  图:惠孟臣款朱泥壶


掌管钱粮头领二员
天贵星小旋风柴进  允礼

  允礼,清康熙第十七子,果毅亲王,别好春和主人。紫砂自为器始,一直是文人雅士、茗友雅客所好者,而不登富贵之堂。清代宫廷定制的紫砂茗壶,一般也只是以宜壶为胎底,上面还要加上剔红、珐琅、洋金、炉均等各种工艺,以增加其富贵气息,其实这种行为恰恰是与紫砂本身应有的气质和品位相左的,正如清吴骞所言“无一可以清玩”。允礼虽然也贵为皇族成员,但他所定制的“静远斋继长制”款茗壶,多以汉方壶款为主,制作精美、器型稳重、素面朝天,可为王公贵胄中最解紫砂之味者。以果毅亲王之贵,故点为“天贵星小旋风柴进”。
  图:静远斋继长制汉方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天富星扑天雕李应  吴大徵
  吴大澂,号愙斋,清末金石学家,文字学家,历官广东、湖南巡府,家资殷富,且又精鉴别、喜收藏,遂成一代收藏大家。大澂好紫砂至极,尝延请黄玉麟、俞国梁、赵松亭等在家为其定制紫砂茗壶,并亲自篆刻书画。大澂自身收藏极富,供春树瘿壶原作,相传就是他的藏品,由于他广博的金石知识和丰富的古器收藏,他与各名家合作的砂壶,形体高古,刻绘水平极高,品位不在曼生子冶传器之下。吴于紫砂之遗泽,三世而不斩,他孙子吴湖帆作为一代海上大家,也酷爱紫砂,其为顾景洲刻绘的几只大石瓢,至今仍被作为顾壶中的名器,多次出现在各类图谱中,成为吴家之与紫砂的又一段传奇。大澂定制的存器底款属为“愙斋”,盖内为作者名字。大澂历数代之泽、甲江南之富,致力与提升紫砂之品位,故点为“天富星铺天雕李应”。
  图:赵松亭制"愙斋"款仿古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五虎上将五员
天勇星大刀关胜  陈鸣远

  陈鸣远,本名陈远,字鸣远号鹤峰,陈子畦之子,是康熙时期最有影响的制壶大师。鸣远以一技之长,交游于江浙名士间,仿制古器品位脱俗,仿生清玩惟妙惟肖,都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。鸣远传器的特色,就在于高雅品位和细致工艺的最好结合,他每为一器都高古典雅,细制入微,脱于俗臼,实在非有高超之审美与工艺不能成者。但由于鸣远之名太盛,历代很多名工都参与了对他作品的仿造复制,水平都相当之高,在收藏中鉴定难度极高。鸣远作为花货类的一代宗师,在这一领域内的地位和造诣无人可予替代,故点为五虎上将之首“天勇星大刀关胜”。
  图:陈鸣远天鸡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天雄星豹子头林冲  顾景舟
  景舟当世之名,古今壶公第一人也。一生不为万货,当世即享大名,传人星光灿然……如此之盛名厚德,可有第二人呼?景舟盛名之缘由有三:首先,存世作品维持的超高水准和自身独特风格特点的形成。景舟之器,绝少见万货批量之作品,除与沈孝陆等名工曾合作“座有兰言”仿古壶一百一十支外,其从始至终都未曾做过商品型作品,并维持了他存世作品的一致高水准。而他所建立的稳定、秀美、平衡、工致的个人风格,也非常适合于紫砂壶作品的文化气质和审美内涵;其次,景舟是一位具有文人气质的陶艺家,他一生交游于文人墨客、高士书家之间,自身的文化修养也到达了很高的水准,所以他既能与吴湖帆、江寒汀等交往合作、题词刻绘,又能与高庄、韩美林等设计大家一拍即合、共创名品;再次,景舟门下,群贤毕致,高手如云。在作为紫砂老辅导期间,他教导的弟子个个名声显赫,都已跻身于大家之列,后辈高手更是不可胜数,所以景舟一门,真可领当代紫砂之半壁风骚,弟子且如此,恩师之名安能不高乎?综上所述,故点为“天雄星豹子头林冲”。
  图:顾景舟大石瓢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天猛星霹雳火秦明  邵大亨
  邵大亨,清嘉庆、道光年间人,大亨作品之特色,高熙《茗壶说•赠邵大亨君》有精到的叙述:“每博览古人名作,辄心揣手摩,得者珍如拱璧,其佳处,力追古人,有过之而无不及也……其掇壶,肩顶及腹骨肉亭匀,雅俗共赏,无响者之讥,识者谓后来居上。嘴、攀、胥出自然,若生成者,截肠嘴尤古峭。口盖直而紧,虽倾倒无落帽忧。口内厚而狭,以防其缺,气眼外小而内鉅,如喇叭型……他人莫能为,即为之,亦如婢见夫人,无可仿佛”。大亨一生,性格倔强、高风凛然,面对权贵所逼不卑不亢,为后世所景仰。也正因为他的这一性格,他的作品骨格雄健、力量强捍,充斥着一股霸气和劲道。所以顾景舟先生一生推崇大亨之气,而手摹而终不能得其力者,盖顾公文气雅性所限也,壶有性入其人,信然。故点大亨为“天猛星霹雳火秦明”。
  图:邵大亨八卦一捆竹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天威星双鞭呼延灼  黄玉麟
  黄玉麟(1842-1914),清末著名制壶大师。清末一季,玉麟名重一时,善做掇球、供春、鱼化龙等诸式,作品制作精巧,选泥考究,又创造了紫砂假山盆景,工艺水平高超。特别是他受吴大澂聘请制作茗壶期间的作品,更是因为阅历渐丰,名品叠出。特别是为供春树瘿壶配盖的故事,更为他的制壶生涯凭添了许多神秘瑰丽的色彩。他所制的鱼化龙壶,更是一代名品,“纹样、细部、结构、衔接、刻画,均清晰干净”(顾景舟语)。玉麟作品颇得古法,品相威重,所以点为“天威星双鞭呼延灼”。
  图:黄玉麟鱼化龙软提梁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天立星双枪将董平  任淦庭
  古今之紫砂刻绘大师,辈有人出矣!曼生、子冶之精,二泉、东谿之逸,东石、调鼎之古……各擅胜长。但论及于紫砂刻绘之贡献,则无有过与缶硕翁者。淦庭既不同于各代里借紫砂器传自家法书之玩票文人,又不同于历史上单纯为稻粱谋以刻画为业务的刻工画手,将教育、创作为双重主线,以古隶、大篆为自家特色,合古意、现实为创作动机……在大变动的时代创造了自己的风格和成就。仅就他在陶刻教育上的成绩而言,任氏弟子之中:谭泉海,徐秀棠、鲍志强、鲍仲梅、毛国强、沈汉生等都是当代高手,任老之遗泽,不可谓不绵长深厚哉!又,淦庭左右手皆可书画雕刻,功力独到,所以点为“天立星双枪将董平”。
  图:任淦庭刻绘花瓶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参考资料:
[1] 紫砂点将录顾景舟,陈鸣远,吴大徵,惠孟臣,陈曼生,金砂寺僧,供春,时大彬,黄玉麟 http://www.yxbm.com/news_1875.html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