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砂壶百科

广告

紫砂壶十几年后六十多种工具,做一把小小的紫砂壶

2018-04-17 05:47:15 本文行家:紫砂壶网购

去年是顾景舟诞辰一百周年,到了宜兴,可以看到很多宣传的横幅和海报,不久前他的“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”卖出了9200万的高价,其实这位颇有文人风骨

去年是顾景舟诞辰一百周年,到了宜兴,可以看到很多宣传的横幅和海报,不久前他的“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”卖出了9200万的高价,其实这位颇有文人风骨的手艺人,一生性情清高,布衣淡饭,生活上甚至是有一些些窘迫的。 据说顾景舟对于做壶的工具极其讲究,曾有一把壶,用了一百二十多种工具的记录,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,手工两个字,便是手和工具同时作用的结果。所以,去宜兴丁萍的工作室拜访,我先数了工作桌上工具的数量,摆出来的就有60余种,她说:“这些都是做一把紫砂壶,最通常的工具了。” 紫砂的工艺技法,据说源自一个叫做供春的人,她是阳羡望族吴纶家的书童,在宜兴县志里有记载,吴纶是“不乐仕进,雅志山水”的人,”性喜茶“,艺术上也有一定成就,“临写唐子西山静似太古章,遒然赵松雪笔法,人争得之。”供春自小跟随他,也有很好的人文熏陶。 到了明中晚期,散茶已经是主流,紫砂也已经出现。人们发现这种泥料介于陶和瓷之间,烧成的器物,比瓷器古朴纯厚,比普通陶瓷细腻温润。这种气质,很合文人。当时金山寺僧人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技法,“捏筑为胎,规而圆之,跨使中空,踵傅口柄盖,附陶穴烧成。”,供春当时在金沙寺伴读,跟着僧人们学做壶,技巧还不娴熟的她,制作的第一把壶是模仿树瘿的树瘿壶,凹凸起伏的造型弥补了她技艺的不娴熟,又增加了自然的况味。供春最终成了最著名的工匠,并“削竹为刃,斫木为模”,制作了专门的工具,沿用至今。 我和丁萍认识约两三年,一直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,她的性情安静淡雅,在宜兴的生活也很简单,除了做壶,就是喝茶。 顾景舟说过一句话:会做壶,没什么了不起,关键要把气做出来。虽然我对紫砂研究不深,但我相信,始有人格,方有壶格。我喜欢丁萍温和的性情和注重细节的作风,便觉得也会喜欢她做的壶,所以就起程去宜兴找她定制一把自用的紫砂壶。 她的工作室借用朋友的厂房,只是暂时使用,生为丁山人,她还是会把工作室迁回老家。丁山和蜀山合称丁蜀镇,是紫砂重镇,世代以紫砂壶为业,大量的紫砂匠人聚集于此,这里有非常成熟的行业分工,泥归泥,火归火,匠人们搭窑烧,烧制一把壶的费用不过三五元。 到工作室后,她从车的后备箱卸下一个箱子,里面是新烧制的壶,壶口上有白色的细沙,这是为了防止壶盖和壶身黏连。她细细的检查了每一把壶,然后搁置在一旁,开始泡茶闲聊。和大多数宜兴人不同,丁萍并不常喝宜兴红茶,而是偏爱普洱。她面前有一把似莲叶的器物,作公道杯使用,也正好应了她名字中的“萍”字。 聊到做壶的伊始,已经是二十年前的往事。当时她赋闲在家,就跟着象形花器大师蒋蓉的传人高建芳学做壶,很艰辛,也很扎实:“打泥条需要练习两个月,然后是拍升桶(壶身)最起码练两个月,做嘴把又要练习一段时间,壶身和嘴把交接也是需要练习,因为开始的时候你的眼光永远不会到位,新手烧出来总是斜的,最后一道是明针,没有两三年很难真正做到位。” 因为样貌清秀美丽,很多人都误会她是不接地气,疏于工作的人,而她恰恰是如此的勤勉。“大部分时间,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休息,冬天的宜兴很冷,泥又冰又冷,手都冻坏了。夏天的宜兴很热,为了保持湿度,空调也开不了,最热的那十几天,也只好罢工。” 聊着天,丁萍老师的一位学生进来,简单招呼了一声,就开始坐在桌前做壶。她如今也收学生,工作室有四张工作桌,一张一个人,徒弟们多数有其他的职业,下班后才来练习。 在宜兴,学壶的人很多都是成年人,有正式的工作,学费一般不便宜,但是做壶的收入也高,长远来看,只要能坚持下来还是值得的。但这样兼着学习,进度一般不会太快,也有些人坚持不下来,也就半途而废了。丁萍指着一把壶说:“大概每天做足12个小时,一年半下来,才能做出这个样子,还得是比较聪明的人。学会做一把手工壶需要一年,而三年以后,做出来的壶,一般才可以放在市场上卖。” 除了做壶之外,丁萍和胡晓也会做点小杂件,比如太湖石的香插和苔藓盆,很别致,也很有趣。 喝了一半茶,我们就跑到院子满地挖苔藓,树荫下,有一片翠绿,甚是旺盛。小心的铲出来,又挖了一些杂草,连着湿润清新的泥土,一起种在巴掌大的花盆里,有点粗陋的模样,“慢慢长起来,泥土就看不到了”,胡晓说。 晚餐时间,与友人胡晓,华黎伟一起围炉火锅。当时正是晚秋,胡晓利落的洗菜切菜,把火锅的汤底熬好。而丁萍则买了宜兴本地的黄酒,与螃蟹同煮,当时正是深秋,赶上了最后一拨蟹肥时节。就这样,热热闹闹的吃起来。 一边拨着螃蟹,一边聊着工艺。 丁萍经常提到“明针”的重要性,做紫砂的工艺中,明针其实只是一个抛光的工艺,却极为重要。 “明针光的不好,再好的泥料烧出来效果也不会好,甚至是无法养出光泽。” 做明针使用牛角片操作,常常是一片厚厚的牛角片,越磨越薄,最后像一张纸,再无法使用。做壶的二十年间,用薄了多少片牛角,丁萍也说不清,手上工夫,就是如此周而复始,得之不易。 有没有办法通过机器代替手工呢? 很难。 “市面上,有很多便宜的壶,50元,100元,都可以买到。这些壶都使用灌浆/注浆的方式,需要在紫砂泥里添加东西变成浆状,因为以原矿泥的特性是无法灌浆的。流水线作业,一天可以做上百个,每一把都一模一样,造型死板,也不透气。这样的壶,泡起茶来一点也不好喝。接缝处还有印子,用稻草十个一扎,一捆一捆的卖出去。” “而半手工壶其实只是稍微借助了模具,紫砂壶所说的半手工,对于手工的要求也非常高。” 关于市面上传说的玄之又玄的泥料,丁萍本身并不看重,“一把壶也就五六两泥土,何必使用化工泥料?” 对于手艺人来说,把壶做好,比折腾泥巴本身有价值的多。当然泥巴也有很贵的,比如大红袍,第二天我们去到了华老师工作室,见到了这种价值千金的泥料,算是朱泥的一种,很艳丽。 两年前我去过一厂和明清老街,但柴窑一直没有去过。临走前,他们决定带我去看看。丁蜀镇的古龙窑掩映在前墅村的村落里,创烧于明代。该龙窑长约50米,利用天然山坡建成,远眺望去,像一条蜿蜒而上的巨大长龙。历史上,宜兴有三十余座这样的龙窑,如今只有这一座还保存完好。 龙窑附近都是普通人家,走过寂静无人的巷道,街面上的老屋安安静静的,已经没有旧日的热闹。柴窑立着保护单位的生硬石碑,被装扮成旅游景点的样子,却没有多少游客到访。古老的柴窑现在还有开工,每月烧制一次,烧窑前也还是依照老习俗祭洒几滴鸡血,以求窑神保佑。 可惜我去的那天,大门紧锁,因为里头正在烧窑,七天七夜内,都不得入内了。柴烧的烧成率很低,但是可能会出现独特的窑变,丁萍说,她也打算烧一批玩玩,烧窑的师傅年龄大了,也许有一天就烧不动了,“不过现在挺多年轻人喜欢柴烧的,只要还有人有兴趣学习,传统的东西就得以延续。” 两个月后,我收到了丁萍寄来的朱泥西施小壶,十分圆融可爱,放置在茶桌案头上养了一小段时间,光泽越发沉静油润。因为平日习惯用盖碗泡茶,所以150cc的小小容量,也十分称手。在宜兴,我也随手用紫砂做了两三个紫砂藕片和勺子,由丁萍帮忙做了明针,烧出来效果很好,赠予了身边的友人。丁萍说,今年打算开班授课,让更多人可以体会紫砂的魅力。 (朱泥西施小壶可在昔物所淘宝店购买)
分享:
标签: 紫砂壶知识 紫砂壶禁忌 紫砂壶商城 紫砂壶选购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紫砂壶商城 http://www.myzishahu.com/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